抓漏、防水工程、漏水

勞動的邦查系列12:邦查勞動苦 台北盼安居

邦查(Pangcah)耆老烏來曾在台北101進行工程,環視台北,到處都有他蓋過的高樓。烏來與邦查族人們在台北新店建立溪洲部落,希望永續傳承傳統文化。


「台北市的房子幾乎都有我們的痕跡,很多大樓都是我們蓋的。」烏來剛做木工時,天天去拆模,將灌漿好的模板拆掉,這是他最累、辛苦的時候。他曾在台北車站旁新光三越大樓基底釘模板,跑遍台北城的工地。1980年代景氣最好,之後慢慢地沒落。


烏來曾跟邦查族人鄭三郎、洪慶國一同在台北101做防水工程,防止下雨漏水,大約進行了8個月。爬到台北101的最頂端,接近上頭20米高的標竿。


在天際間艱苦勞動


「原來台北這麼漂亮。」烏來可以看到基隆、坪林山頭。如果天氣不好,俯望都是一片霧,像是雲海,烏來說:「台北都失蹤了。」烏來待在幾乎最高點的地方,由於氣流經過,上頭的風極為強烈,人幾乎要被吹走。烏來把安全帶扣好,也綁上繩子,每個工具也必須綁繩子,不能讓工具掉下去,萬一砸到人,非常危險。


由於長久做木工,習慣待在鷹架上,烏來爬上101並不覺得恐懼,烏來站在101覺得很驕傲,「好像整個台北被自己管轄」。烏來曾經遇到地震,當時地震阻尼器圓球還沒就緒,整棟大樓搖晃地很劇烈,但他毫不畏懼。除了防水工程,烏來也負責幾層高樓工程,在每節向外的走道鋪地磚。


烏來曾經承包法務部工程,工人薪資要跟營造公司請款,但公司常常開幾個月後才兌現的支票,所以包工程必須要有本錢週轉。後來營造公司董事長落跑到美國,導致有營造商,沒有老闆,公司成為空殼,拿不到錢,烏來因此破產。


烏來在新店大坪頂施工,遇見邦查族人,1990年代來到溪洲部落居住,自己建造木屋。當時部落還是泥巴路,下雨時,路上充滿泥濘,很容易摔倒。1997年正值中秋節時,部落突然發生火災,木造的房屋一瞬間全部燒毀,家當都無法搬出來全燒光,紀念的相片全部付之一炬。烏來母親買給他妻子的鍊子,也被燒掉,唯一救出來,只剩一個瓦斯爐。


災後族人一同住在蒙古包,沒有積蓄,共同的意願就是就地重建。烏來曾經當過副頭目,跟耆老們負責生活管理,也協助牽電,讓小朋友能夠寫功課。經過大家的努力,終於原地重建,也持續舉辦豐年祭。


2010年烏來在北投小坪頂興建3層樓別墅,腳底被鐵釘扎到,站不穩而跌倒,單手承受不住,導致手骨裂掉。工作傷害後,烏來開始停止工作至今,雖然休養後,手仍可運作,但沒有力氣提重物;天氣一冷,便會感到疼痛。


現在烏來偶爾做做家庭代工,或到淡水採清明草貼補家用。清明草生長在新開發的土地上,跟雜草一起長,但雜草太密,也無法生根,非常不好找。清明草是珍貴的中藥材,有老闆會來收購。


「我喜歡邦查在一起。」烏來說。邦查住在一起,聚在一起烤火聊天,小朋友在廣場嬉戲,生活很自在、單純。烏來常常在自然的情境下,教小朋友母語,因為從小沒有學習母語,隨著長大成人,想要重新學,會變得很困難。失去母語,傳統也會慢慢遺失掉。烏來認為,政府統一規劃母語,但邦查母語有地方的差異,希望政府能注意語言的歧異性。


烏來希望溪洲部落能成為一個屬於邦查的社區,就像原鄉一樣,用邦查的習俗生活,不受政府管制。由耆老管理部落,不受警察干涉。過去年齡階級有嚴格的教訓,但現代青年受到都會化影響,很難溝通,烏來慢慢灌輸他們認同原住民族的思想,也希望邦查青年站出來,為土地發聲。


溪洲部落耆老烏來(右)與開墾元老張英雄都受過嚴格的年齡階級訓練,他們希望下一代青年也能認同、追尋原住民族的規訓。(圖/陳彥廷 文/李宜霖)


從原鄉帶回的根基石已安置在部落,溪洲部落耆老們希望未來能在台北建立部落安居樂業,成為一生勞動的果實。


資料來源:tw.news.yahoo.com/article/url/d/a/110422/131/2q918.html

引用通告地址: 點擊獲取引用地址
標籤: 防水工程
評論: 0 | 引用: 0 | 閱讀: 1064
發表評論
暱 稱: 密 碼:
網 址: E - mail:
選 項:    
頭 像:
內 容: